凝亭何

说起来,让我有过“我想宠着他”的这种想法的人只有两个。
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说自己很丧的事情,但却任由这两个人跟我说了很多,我想把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给他们。
这两个人好像都是,让我先有了崇拜感,然后发现他并不是像我看到的那样厉害,他其实也是个脆弱的人,所以我想让他不要再难过,我想让他开心起来,然后慢慢的我变得像他一样了。
两个人都有让我心甘情愿的为他们奉献的能力,唯一不同的是,我在先遇到的那个人面前是装傻卖萌,逗他开心;后面遇到的这个人则是当一个似乎懂很多的人去开导他。
更加相似的是,这两个人都是在我经历了人生的低潮后在一起的。
一次是自杀未遂后,一次是心死后。两个人都给我带来了救赎,却在救赎了我之后把我推下了另一个泥潭。
幸好,现在的我没有不会遇到什么比高三结束那个假期更加糟糕的事情了,不然谁知道我会不会再遇到下一个想要宠着的人。

评论(1)